果农啊

不需要刻意的讨好每一个人

一个十四岁的女生,在校半个月没回家了。一点也不想家里的人,如果回家,女孩一句话也不说,家人可能不知道那个女生在学校是个爱笑的女孩。
可能,这就是青春期吧!

我不喜欢用一个人是否漂亮去评价一个人,即使,我不是一个漂亮的姑娘。

旗举起的那一刻,我们全力以赴。
枪响起的那一刻,我们用力奔跑。
无数次想要停下,但是看到那些陌不相识的父母为你加油,又一次咬紧牙关奋力冲刺。
冲到终点的那一刻,怦然倒下,失声痛苦。
听到分数的那一秒,眼泪与笑脸并存。

初中三年,最珍贵的不过是 同学 二字